资讯分享

丁荣贵教授谈项目管理的知行合一①

编辑:海百合 发布时间:2023-3-16 点击:122

阅读丁荣贵教授的每部著作,都仿佛奔赴一场又一场思想的盛宴!历史典故,他信手拈来;哲理思想,他娓娓道来;中外文化,他融会贯通;复杂人性,他一语道破;管理难题,他妙语如珠。

丁荣贵教授著作的《项目管理的知与行》,本书既有真知灼见,又有实干之道,可谓知行合一之典范!“知为行之始,行为知之成。”

那么,在项目管理中如何做到知行合一呢?让我们通过采访提问的形式,一起听听丁荣贵教授怎么说!

1.真知与行动

Q:请问您《项目管理的知与行》这本书的初衷是什么?能简要介绍本书的内容吗?

丁荣贵教授:习练中国传统武术讲究“形”“气”“意”,这三者需要逐步进阶,最终达到自然而然的统一才算有了真功夫,才能够做到在应用时无招胜有招。

经过多年的推广应用,项目管理对很多人来讲已经是耳熟能详了,但在实践中很多人只知道项目管理的名词术语,能够使用一些工具和方法,并不能有效解决项目问题和创造项目价值,这相当于人处于练武的第一个阶段,即仅仅具备了“形”而没有掌握“气”和“意”这些心法,这样很难做到《太极拳论》里面所说的“懂劲”。因此,我就想写这么一本小书,以期与在实践过程中摸爬滚打过的管理人员交流一下项目管理的心法。

本书包含两部分内容。第一部分是项目的思维,即帮助读者树立有效的项目思维方式,这是项目管理所需的“内功心法”,能够帮助读者解决知行合一中真知的问题。

第二部分是管理的关键,是擒拿的穴位,是针对不同的管理情况而设置的关键着力点和“招式”,这部分将围绕从项目机会发现到项目组解散的全过程中的60多个矛盾,帮助读者解决知行合一中有效行动的问题。

2.解决矛盾与制造矛盾技能

Q:您说过,管理人员真正的价值在于发现矛盾、解决矛盾甚至制造矛盾。“制造矛盾”该如何理解呢?

丁荣贵教授:在我看来,项目管理的“内功心法”实际上就是太极逻辑。《项目管理的知与行》可以看作是我上一本书《太极逻辑:项目治理中的中国智慧》的简化版和应用版。我取的“太极逻辑”这个名称,源自王宗岳的《太极拳论》。

《太极拳论》开篇就提到“太极者,无极而生,动静之机,阴阳之母也”,这就是管理者发现矛盾、解决矛盾甚至制造矛盾的心法,即看清矛盾阴阳双方对立关系的演变趋势,在最省力的时间段采取管理措施使得这些对立关系变成统一关系。

太极逻辑有三个基本支柱:找到阴阳对立关系中的主要矛盾;按照太极的思想判别矛盾的演化趋势,找到对立转化关系的最佳时间点;采用中庸的思想找到能够促使对立关系统一的置换方案。

其中的奥妙就在于看到矛盾演变的趋势,找到其中变化的拐点,这样采用的解决措施才能够最省力,因为可以借势于矛盾双方本身演变的力量。换句话说,太极就是找到解决矛盾的节奏,这有点像练习太极拳中一呼一吸节奏的把握。

有时候,被动等待矛盾双方的演变太慢或者会产生更恶劣的后果,我们就需要采取管理干预,这就是所谓的“制造矛盾”。“制造矛盾”是指调整矛盾的演变趋势,使矛盾按照管理者期待的、对其更有利的节奏发生,以便更好地解决矛盾。

3.变与不变

Q:您在书中讲到,“在变化的时代中,企业应该变还是不变呢?不变是在慢慢地等死,而变了则有可能是抢死,很多企业就是在转型中猝死的”。这个矛盾怎么解决?

丁荣贵教授:按照太极逻辑的思想,解决“变与不变”这个矛盾的中庸式方法就是“在严格原则框架内给人们以有限自由度”,不变的是企业的基本原则,变的是企业的工作方法。从这个意义上讲,公司在变革时代的战略就是稳定的价值方向下一系列动态项目的组合,即保持公司的价值观和文化平台坚定不移,采用灵动的项目方式来应对动态的市场机会和整合动态的企业资源。

很多企业转型猝死是因为它们没有坚定的文化和原则,如此转型和变革就会出现“底盘”不稳的情况,很容易被变化牵着鼻子走而丧失了自己。所谓的“中庸”就是内心要中正,外在的运用才能够灵活有效。

《太极拳论》中说的“立如秤准,活似车轮”说的也是这个道理。任正非在华为提出的“方向大致正确、组织充满活力”说的也是这个道理:如果方向不正确,组织越有活力,偏差就越大,不过在不确定的环境下只能做到方向大致正确,但仅有方向不够,有活力的组织不仅效率高,敏捷调节能力和创新能力也强。

4.原则性与灵活性

Q:《PMBOK指南》(第七版)列出了项目管理的12项原则。您在本书中也提到,有效的项目管理靠原则。您能简要介绍一下吗?

丁荣贵教授:管理工作不能没有理想主义色彩,但也不能有太多的理想主义色彩,绝大部分工作不是仅凭热情就能鼓舞他人完成的。管理者既要勇于进取,又要善于妥协;既要咬住目标,又要善于迂回;既要抓住主要矛盾,又要善于维持平衡;既要保持人格的尊严,又要能够委曲求全。这是管理者的辩证法,是管理中的实事求是,也是管理者和科学家的核心区别。管理者要善于用好、用足严格原则框架内的有限自由度。

管理的复杂度越高,管理的原则性就越强,刚性、程序化的东西就越少,当然,这里有个度的问题。对于上万人的企业、上万人的项目而言,需要采用完全不同的管理思想,而不是在小企业、小项目的管理思想基础上走得更勤快、更努力、更细致和更辛苦。仅靠做乘法是不够的。

以记数为例,2进制要表达一个大数字需要的位数就比10进制要多,而10进制也会比16进制、24进制要多。因此,管理复杂企业、复杂系统,要从进制上下功夫,不改变进制只会使位数增加而导致计算更复杂、耗时更多。进制的升级就是将管理上升为治理、将流程上升为原则、将监管上升为激励。

对项目管理而言,有效的方式基于原则的管理,也就是在严格的原则框架内给人们以有限的自由度。管理者需要靠不变的原则去管理独特的项目。管理过程中的“一抓就死、一放就乱”是因为非原则性的东西抓多了才导致“一抓就死”,而原则性的东西放多了又导致“一放就乱”,这些都是没有把握好灵活性和原则性之间的对立统一关系。

项目管理的原则其实就两个:一是做人的原则,二是做事的原则,将这两个原则联合起来就得到了所有项目管理的方法。

^